随笔| 边缘人生

随笔| 边缘人生

图片 1

量贩大超市的收银台区域里,每一个收银通道都排满了等候结账的人流。李老人有点瑟缩的站在部队中间,前面是带她联合来买东西的王婶,王婶年纪约莫三十几岁,头发整齐梳在脑后,脸上的微笑透暴露心里的温情,身上衣服也穿得和城市居民一样整齐、干净而风尚。

部队逐年的往前移动,李老汉吸溜了一下鼻子,偷偷的瞄了一晃方圆,感觉到骨子里和两边日常投射过来的见解,李老汉脸上有点发烫,他低下头,两眼低垂,望着脚上的一双“解放”鞋。鞋头的地方一度磨损得泛白了,而鞋面本来的军紫色也早就识别不出,只覆盖了一层坚固了的水泥土尘。

李老汉悄悄的用手扯了下背心下摆,衬衫一样是军灰色的,这种七十年代很流行的戎装便服式样的冬装。棉衣已经有些掉色,整个背后有五六处的破洞,雪白的棉花已经调皮的向外撑挤,想要脱离布料的平抑和围裹。

武力终于排到了王婶,王婶利落的把商品推到收银员面前,然后往前一步麻利的撑开购物袋一样同样的接过收银员扫过码的物品装进去,待收银员报出应付金额,王婶从钱包里很快的拿出现金支付,而后急迅让出通道站到外边过道处等李老汉出来。

李老汉有点期期艾艾的蹭到柜台前,畏缩的把三样选好的货品递给收银员:一条毛巾、一小捆面条、一包榨菜。收银员头也没抬刷刷的火速扫码完结,清脆的声响传入:“一共十八块五角。”收银员抬初始来准备接钱,看到前方是一个头发蓬乱间杂一半白发的六十来岁老年人,脸上胡子拉碴,满脸的沟壑纵横,眼神浑浊,除了让人深感沧桑,还有一份与周围环境和所有人都格格不入的不调和。

李老汉抬起裂了累累伤口的粗糙双手,右手抖擞着从左前胸口袋里掏出一小撮对折的票子,最外侧的一张是20面值的。李老人舔了下右手食指,捏着钞票准备查看,不知是因为紧张,如故因为不舍,纸币在李老人手上托着,而她的入手好像笨重的铁板一样,无法查看那荒山野岭的几张钞票。

收银员等得有点急躁了,前面阵容也有点一线的波动,王婶在通路出口外望着这一幕,面上显披露焦急,她情不自尽出声了:“你快付钱呀,后边等着吗。”李老汉的心如同有点慌了,他低声“嗯”了一声,不过右手却还在大力要翻看纸币。收银员低下头,脸上显表露了不足和唾弃,前面的顾客都在惊讶的往前探头看是怎么回事。

王婶更急了,声音进步了八度:“你把20元给她找零给你就好啊。”李老汉脸上的乌黑没有看出来异样,但耳朵红了!他算是仓促而带着颤抖地抽出20元钞票递给了收银员,收银员以最快的速度敲击键盘找回零钱,然后高声呼唤“下一位”,如同连多逗留一秒多看一眼李老汉的心绪都不可能接受。

李老汉胡乱抄起三样物品,低着头赶紧步出通道,走到王婶面前。王婶不被发现的轻轻叹了一口气,转身往超市外面走去,李老汉照猫画虎的紧随其后。步出超市,王婶看了一眼李老汉手里的三样东西,问:“李老头,你又准备那二日就吃面食啊?”李老汉腼腆的一笑,“嗯”了声。王婶不再说话,脸上浮现悲悯的神色,快步往前走去。

回来离超市不远的工地宿舍前,王婶停住脚步,回身对李老汉说:“我东西放好就去看自己闺女了,你自个当心点啊。”李老汉嘴角拉动花白的胡子碴,嗯嗯的应允着。王婶叹了口气,扭身走了。

李老汉逐步走进工棚宿舍低矮的隔间里,把三样东西放到自己的床上。小小逼仄的单间里,一共有四架上下层的单人床,中间的过道约一米宽,没有安放东西。房间里从未窗户,在进门右边靠墙壁处摆放着一张四条腿的废旧办公桌,桌上杂乱无章摆满了事物:有一个小电饭煲,一堆摞起来的旧报纸,多少个脏兮兮随意停放的碗和几双筷子,还有局地装着油盐酱醋的小瓶瓶罐罐。书桌下边有两包用编织袋装着的事物。

李老汉的床靠近桌子,床上一床破旧的棉被,已经看不出被面原本是何等类型,随意的折叠于床尾,另一头摆着一件折叠好的衣裳当枕头,除了刚放下来的三样东西,再没有任何物品。李老人弯腰从床底下拉出去一个小旅行袋,拉开拉链,袋子里暴露来几件衣物。李老人把手伸进袋子里,从衣裳下边掏出来一张相片,照片上是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和一个八九岁样子的男孩,肩并肩站得很正面,模样质朴,衣服都是相比乡土花色的棉衣,多个人的神气都稍显庄重,但两双眼睛里却有一种令人看了一亮的表情,有着生动和动感,就像是充满了无以复加的只求和向往。

李老汉脸上的沟壑在日趋聚集,他的嘴角上翘,看得出来他在笑,是一种满足的、柔和而慈善的笑。他粗糙开裂的手轻轻地捧住照片,如同怕一用力就会把照片给伤了。他坐到床上,久久的凝视着照片,脸上始终带着那股满意而慈善的笑容。看了很长日子,李老汉轻轻呼了口气,起身把相片如珍宝般谨慎的又放回到袋子里衣服上面压着。摆放好旅行袋,李老汉走到书桌前,把电饭煲煲胆取出来,然后向门外走去。

李老汉出得单间,走到位于一排宿舍尽头的水槽前。这两日工地放假,除了多少个留守的民工,整个工地静悄悄的,水槽前没有人。李老人稍微涮了下锅,装了部分水又走回去宿舍里,开首插电煮面条吃。一阵脚步声传来,一位青春小伙子探头看了一眼李老汉:“李老头,不出去吃饭呢?”李老汉憨厚的呵笑:“我一度在煮面条了。”年轻小伙看了下电饭煲方向,说:“那哪有寓意啊?李老头你也太省了,出去吃个快餐也没多少个钱呀!”李老汉摇着头嘿嘿笑:“不了,我吃点这么些就挺好的。”年轻小伙摇摇头吹着口哨走远了。

李老汉瞧着门外暖阳投射的光柱,思绪飘离,飞到了几百海里外的大山里面,那里是他的家,那里有多少个她最牵记最可惜也最暖心的孙儿女儿。此刻,八个男女在干什么啊?是在挑水做饭,仍旧在地里刨土豆?他们冷不冷、饿不饿?他们的就学还行吗?他们会怀恋正在全力挣钱给她们交学习成本的大叔吧?

电饭煲传来轻微的吱吱声,水开了。李老人收回思绪,把面条下到锅中,加进少许盐和油。几分钟前边条出锅,李老汉就着榨菜唏哩呼噜的三几下把一碗稀面条倒进了肚子里。

李老汉吸溜着鼻子走出去洗碗。在水槽边,一个粉灰色的盒子样的小东西映入了她的眼帘。李老人好奇地走近,赫然发现那是一台崭新的手机!那自然是不知哪个马虎小伙落下的。

李老汉的手遽然握紧手中的碗,感觉到心“扑通扑通”狂跳了好几下。他知道这些小长方形的事物叫做手机,能够通话可以上网,可以观察不可胜计得天独厚的图片和女生。除了自己,宿舍里每个人都有一个形态不一的无绳电话机,听小伙子们探究,有的好手机一台就要好几千元!这但是李老汉将近一年的薪俸了!即使最差的,也要差不离李老汉一个月的薪给。李老人吸了口气,心里一下子闪过一个念头:如若把那台手机捡了,换成钱,那应该可以把多少个娃这么些学期的学习开销解决了!……

天涯海角忽然传出“砰”的一声,李老汉像受到了很大的威迫一样,碗都差一点掉了。李老人回过神,继续看着这台手机,脑子里像浓稠的面糊一样,感觉转不动了。低下头,李老汉看见自己这双豁口的解放鞋,突然间李老汉感觉到脸伊始发烫,烧灼的觉得一直继续到了耳后,整个耳朵也突然就成了火红的!李老人眼神初叶迷蒙,脸上满是羞愧,刚才一弹指的贪念让她心里就如坠下千斤重石,此刻甚至有些连呼吸都觉得不如愿了。

手机忽然震动了一晃,发出微弱的“叮铃”一声,屏幕随之变亮。李老人伸入手,把手机握进手中,心里已经平静下来。他小心地把手机半捧在手里,转过身巡视着周围,再看向工地进口处的大门方向。周围没有人,也不曾听到有人走动的音响,四周很坦然,除了远处传来的川流不息的车子来往的响动,再没有其他。

李老汉抬头看看天空没有热力的日光,暖暖的阳光让身上的毛孔都透着温暖,这是夏天里难得的好气候。李老人心里在怀恋着:丢手机的人那会肯定很着急吧,他自然在四方找呢,他应该飞快就会回到找,我得帮他把这手机看好了,免得她赶回找不到那得多不好过。

李老汉就那样严守原地站在水池边,眼睛一贯望着从外边进入宿舍区的那条通道。时间相近过去了很久,不过照旧不曾人的声音,没有脚步的声响。太阳初叶逐年的快升起到天上的中心了,李老汉暖暖的晒着阳光,心里感觉并未有过的平静,他屡教不改的站着,像一个正在执勤的哨兵一样,稳如泰山。

觉得太阳已经在向西面一步步的位移了,李老汉心里开首操心了:咋还尚未人重回找手机呢?难道不要了?

李老汉心里又有涟漪在泛动,他定定神,抬起拿碗的手拍了下脑袋。那时,忽然从通路那边传来阵阵匆匆的足音,李老汉抬眼望去,一个约莫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正石火电光跑来。

年轻人远远看到了李老汉:“李老汉,你在那吗,有没有看到一台手机啊?”

李老汉有点微颤的手逐渐向前伸直,崭新的手机正安静的躺在她的手里,映着太阳折射出几道刺眼的小光柱。

青年人大步跑到老人面前,一边喘着气一边说:“谢谢啊!我就臆度着是在那丢的。幸好回来找了,刚买的无绳电话机哪,那如果丢了,我准媳妇准得跟自身翻脸了!我所有的报纸宣布录可都在那手机里吗!”

李老汉憨厚的笑了,满是皱纹的面颊一道道皱纹像莲花的花瓣儿一样一瓣一瓣地往外伸展……

青少年拿过手机,擦了下额头上沁出的汗水,拍了下李老汉的双肩:“我还得赶紧出来,我准媳妇还在等我,回来请您吃饭哈。”说完,小伙子又是在通道上一块跑步没影了。

李老汉呼出一口气,心里说不出的无拘无束和温暖,抬头看了看在向东面“走”着的太阳,忽然想起还没洗碗,于是急迅把碗胡乱涮了瞬间走回了宿舍。

耷拉碗,李老汉渐渐坐到了上下一心的床上,他谨慎的从衣兜里掏出那一小叠钞票,右手食指放到舌根处舔了舔,一张张谨慎的开展、总结,一共108元!李老人转过身,拿起邻床上躺着的一本台历,瞧着地方的日期。

深切,李老汉叹了一口气,缓缓放下台历,浑浊的肉眼看向门开处斜照到地上的太阳,心里失落:还要十四天才会发工钱,也是年终工钱,发完报酬就该放假了,可一张车票要一百多块钱,一来四回要开支不少,如若留着给四个娃那该多好!不过借使不回,工地上不让留守,这又能呆在哪儿啊?

李老汉发着呆,手里攥着罕见的一小叠钞票,望着日影西斜……

……

三日后,正在工地上满头大汗扛着各类资料的李老汉,被一名小总监喊了出去,把她一贯带到了一个项目办公室里。办公室里坐着一位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正低着头一边写着什么样一边时不时吸着左手上夹着的一根香烟。李老人有点紧张地大呼小叫,办公室如同平素是工人们的禁区,他们根本没有进过那几个地方,也不让进,即使发报酬也是小首席营业官每人一个信封直接递到村办手里。

李老汉局促地站着,两手不安地相互搓着。中年男人抬先河,看到了李老汉,上下打量了他时而,开口问道:“你就是李老汉吗?”

李老汉憨厚地方点头:“嗯,是自身。”

中年男人略沉思了下,继续问道:“你老家是在山里的啊?过年准备赶回吗?”

李老汉迟疑了一晃,他不明白为啥中年男人问他那几个话,也不清楚自己该怎么回答才正确。

中年男人打量了一晃她的面色,有点惊慌失措的说:“是如此,工地上的业务还没最终,有些材料还堆放在工地上,必要有私房在放沐日间临时看管一下。看管的行事很轻松,每一日巡查一下工地就足以,报酬吗过年的三日是按平时的两倍算。你有没有趣味?”

李老汉忽然觉得天上像有一个馅饼掉了下来,他微微雾里看花,不领会是投机的祈愿带来了结果?照旧几天前不贪婪带来的善报?他愣愣的望着中年男人。中年男人有点不耐:“怎么?你要不要接?不接自己找旁人了,我很忙!”

李老汉反应过来,脸上的皱褶在抖动,他再三再四点头,一迭连声的说:“接、接,我接,谢谢领导!”

中年男人用鼻孔“嗯”了一声,不再看李老汉,继续低头写写画画。李老人恭敬地倒退了出来,忽然脚步轻盈无比,他健步如飞走向工地,心里隐约听见有花瓣在开放的声音……

……

海外传来此起彼伏的爆竹声,天空中远远近近不时闪亮一大朵灿烂的焰火。黑灯瞎火的工地区域里,只有宿舍区里一些柔弱的光泽勉力地照亮着咫尺之间的一小片空间。

李老汉坐在床上,眼光迷蒙的看着门开处外面一小片狭长的天空,黑黢黢的颜色里时不时闪亮着开放的烟花,暴发的眨眼间间色彩无与伦比,眼睛还没赶趟收录,却已快速暗淡……

轻微的一声叹息,李老汉收回眼光,迟缓的拿起身旁的一支手电筒,起身走出门去,循例这一个日子他都要出去工地上巡查一圈,然后踱回宿舍睡觉。

李老汉走出宿舍区,沿着左侧的道路往前走,不时用手电扫一下身周区域。转过一栋尚未完工的楼宇,中间有一片空地,周围堆积着高高矮矮的施薪给料,有的用篷布遮盖着,有的间接就表露在天宇下。李老人用手电随意扫了一下,准备折身从旁边的道路走过那片材料区再次回到宿舍。

意料之外,从堆积如山材料的区域里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鸣响,还伴随着略微粗重的喘息声。

李老汉壮着胆子绕过约两米高的一堆木头材料,眼前是一小片被周边材料遮挡住的半椭圆空地。在隐约约约的城市灯光之下,一点红光在一圣元(Synutra)暗地闪烁。竟然是有人在吸烟!李老人环顾了下四周,周围堆积着的半数以上是木头类和易燃类材料,夹杂一些不屈废旧物品。

李老汉迟疑着前进再走了几步,在暗淡的光线中,他看通晓了累计是两男一女。其中一男一女正倚靠在一堆边缘码得相比较平整的木头前面,多人正贴着脸相互拥抱纠缠着……而其余一个落单的男的正半躺在地上,手里端着一片白纸,嘴里一根香烟忽明忽暗……

那时抽烟的男人也见到了不期而然冒出的李老汉,他轻“噫”了一声,摇摆着坐起来。纠缠着的一男一女也停下了动作,一起看向夜幕下的李老汉。

李老汉看看木头堆场,鼓足勇气对她们说:“那里堆的事物不经烧,娃们找其余地点玩去吗。”

吸烟的男人吸了一口烟,带着一种醉意的话音说:“老头,你是看场的?该干嘛干嘛去,别妨碍我们。”

李老头再迈前了两步,那时候天空一朵巨大的烟火在一声巨响下爆裂,绽放出极其悦目的情调。李老人忽然看通晓了男子手上的纸张上边还遗留着部分面粉一样的东西,而地上如同扔的是一根注射器……

李老汉倒吸一口气,他意识到那五个人或者就是听说过的吸毒者。

她望着抽烟男子,眼神里带着悲悯:“你们年纪轻轻的咋这么不学好呢?赶紧回家吧……你们不可以在此处抽烟,那是规定,不难起火。”

男人不耐烦的把烟头直接往边上一扔,吊儿郎当地冲着李老汉说:“什么不学好?你哪个人啊你?管得着吧你?赶紧消失!别影响老子心境。”

李老汉望着地上的红点,赶紧走过去用脚把烟头踩灭。他载歌载舞地两次三番说:“不行!你们必须现在偏离此地。”

男人“啪”甩了须臾间怎么东西,有点摇晃地站了起来,几步走到李老汉面前,使劲揪住李老汉前胸,直接就把李老汉一拽,然后再向左使劲一甩。左边是一小堆码得凹凹凸凸的材料,篷布半搭着,没有任何盖住,夜空的微亮之下,看到有些资料的边缘棱角鲜明,尖锐的边角在夜空下略带孤傲。

男子的劲就好像越发大,那突然一甩也让李老汉完全没有防备,他踉跄着火速倒退,丝毫不能稳住身体。

蓦地,李老汉的肌体神速后倒,左脚踩空一样的失重感觉让她直直的后仰,头重重地磕在了素材凸出的中肯边缘处。

李老汉的人体立时侧倒在了地上,感觉尾部里一阵天旋地转。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发现失去了马力,而后脑勺的义务如同有一股热流在往外涌动……

男士还在骂骂咧咧的说着怎样。一男一女忽然发现就好像有啥窘迫,急速站了四起拉着男人逐步的走远了……

李老汉勉强把人体扭动,平躺在了地点上。他拼命想睁开眼睛,却感到眼皮越来越沉重,他有很想睡的感觉……他如临深渊着努力抬起右手,挨到左前胸口袋处,轻轻的按在衣袋上,那里面是五百元人民币,准备过完年领了新的报酬一起寄回去给两个孙儿的。

李老汉的先头接近出现了孙儿女儿盼望的真容,他们迎着他跑了恢复生机,一边喊着“外公”……

察觉开始渐渐模糊的李老汉依稀觉得到脸上有丝丝冰凉的感觉在附加。他拼尽全力微微睁开眼皮,早先涣散的眸子里,映照出江湖此刻冷静的乌黑。

天空中飘飘洒洒的始发下起了冰雪,一片片飘落着、旋转着,无忧无虑、潇洒自在,没有一定的轨迹,亦无需听从任何路线,一路张望、一路傲娇地冉冉飘坠。有的直接投进大地的怀抱,有的拔取高处,有的奔向狭窄的缝隙处或不便于被发现的角落里……

雪下得越来越密,很快地上就堆积起了一层薄白。李老人的双眼平素有点睁开着,瞧着天穹之下日渐变得清楚的天空;望着雪渐渐把一切覆盖,只留下一片纯净……

(完)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